抱着自己哭

(ノ ○ Д ○)ノ 

难道得自己渣文笔上吗?而且我容易OCC啊,特别是我刚入,我写的估计跟动漫剧情都有点差别,而且自设多的问题没法子啊!!!

算了,我留个坑

下面是自设的一个人物,属于那种旁观但是会有点干扰的那种,但是主要还是负责看看,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嗯必死的自设。

首先,自设的人物没有名字,所以我也得想个称呼,就叫阿遥,而且从头到尾都不露脸,所以性别这东西就不是问题,声音方面就取中性一点,嗯,由于动漫现在的境界就不高,我设定上这个人修为在陨落之前是很高的,只不过现在变成了一个依附于物品之上的灵物那种,平时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只有被巨大力量破开才能有灵力的样子,做成了保平安的东西,被男主从小带在身边,后来因为男主受了重击,石头被毁,完全醒来


分界线

我要死了吗?也好,本来就该离开了…

昏迷不醒状态分界线

桃花树下,有俩人在谈笑。

依稀听见笑声长久不散,转眼之间树下只剩一人叹息。

后来,只见一大一小迈入此处,小孩天真烂漫,大人却面露痛苦。

小孩还在开心的玩耍,大人似乎不在纠结,下定决心。

分界线

俩年后,小孩逐渐长大,身边开始有了很好的伙伴,开始通晓人事,明白修仙的存在。

开始修习功法,可身体原因只能修习外法,身上带着那枚平安扣,也开始有了一点痕迹。

又三年小孩已经开始下山历练,知晓旧日母亲为何死去,锻炼身体时,偶然发现流星泪,与身体融合。

在这后身体进境飞快,得遇机缘,平安扣越发光泽。

家族处境越发艰难,恰逢父亲度劫。

此时项广计划暗算秦德。

小孩化身流星先生,想方设法帮助父亲秦德。

平安扣中意识渐有,也模糊所知自己被佩戴在少年身上。


(ノ ○ Д ○)ノ 

是我又进了冷圈,没错了,孩子想要口粮啊

邪门灵感

首先说明,不想看不要点,因为毕竟很邪门所以自设少不了

想让胭脂去scp那里玩,但是给他什么身份比较好呢?

太过高级的身份肯定会被提前带走,但是太过低级的身份就是送死的,而且没有自保能力| ू•ૅω•́)ᵎᵎᵎ。

我现在暂时给他决定的CP有,写序号

Scp030

Scp 031

Scp040

Scp 049

Scp054

Scp079

scp082

scp085

scp096

前100以内的嗯,这些是可以选CP的,我感觉这个短打很好看,グッ!(๑•̀ㅂ•́)و✧。

嗯,很多都是非人生物,尽量不要透露太多关于自己的信息,不然很容易死,至于我为什么说096可以,那是因为胭脂不会让他看见自己的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说的就是胭脂,但是胭脂偏偏很怂。

所以直接用的不是人的身体(((о´∀`о)ノ(о´∀`о))),考虑了危险程度商城肯定可以买东西,但是至于什么东西没想好,所以我觉得记一下灵感啊!

注定陌路,哪怕结局不好,但也会迎来新的人生

一切开始

路人:你听说了么?丞相家生了个天阉!

路人:知道啊!丞相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唯一一个独生子竟是个天阉。

路人:说来,丞相府世家都是天之骄子,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路人:据说丞相为此开始吃起了素斋,只为了自己的孩子身体健康。

路人:哈哈,真是可笑。丞相自己可是灭了人家全族,都为曾有一丝动容。如今竟然为了一个孩子开始信起了佛,认为佛真的能救得了他的孩子吗?

转场愿此生无憾千里迢迢

我的孩子为何要担起我的罪责,为何不能是我。我已经老了,哪怕担上自己的性命,只要孩子能有一双健康的身体。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要我的孩子承担,当年之事我未曾后悔过,如果不是他们死,便是我死。我做出了选择,我也知道我会付出代价,可是孩子还这么小,为什么既要让孩子失去母亲又让孩子的身体残缺不全。这让我如何承受,我只要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心遍会痛不欲生。可是我无法舍去孩子,让他这么小就剩自己一个人,更何况朝堂的人对我积怨已深,若是我选择离开,孩子便是孤独一人,如何活下去,可是我也无法放过自己。孩子啊,我无法挽回,我希望能救你,我为此去求佛,只要你能好好的。

转场亲人爱亲人走

眨眼之间,我们的孩子从小小的一只已经长到一个亭亭玉立的青葱之年。我已经将我所能会的都教予他,你可会怨我,怨我自私自利,我只是一心想要孩子强大起来,我磨灭了孩子的童年,教他武功强身健体与人杀伐决断、阴谋诡计、棋琴书画、论断天下,实地考察…………

我教了许多,他也学了许多,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他人那般健全。我知道自己无法弥补孩子的童年,也无法让他拥有健全的身体和美好的家庭,更甚至让他小小年纪被人刺杀。你应该不希望看见这一幕吧,毕竟你是喜欢快乐祥和的生活,不像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你在的时候,我拼命护你,你不在了,我拼命护着属于你我的孩子。可是我明白我会比孩子先离开,无法护他一辈子。更何况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这么快来陪你,因为当时的你说希望我们能看着孩子拥有自己的孩子,我们能够含饴弄孙。我们睡在一起,慢慢的伴着我们回忆一起走。可是终究失约了,你比我先走了,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你走了,我只有孩子了。可是我也无法看见孩子能够有人陪伴在他的身边,让他不要孤独一人。咳咳咳………

转场亲人淡薄,抉择起始

我独自一人送走了我这一生最后一个亲人,我知道这是我的父亲。我想我明白他,可是我也知道我不是他,无法真正理解他。我看着他笑着望向我说了一句:好好的,好好的就行。我做不到回应,因为我幼时受到培训对任何事物都不能入的太深,哪怕他是我的父亲,但是也因为这份培训,我对自己不是健全的身体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我想这是我做出来的第一个选择,但是我不后悔,我不会困于这,我会追求属于自己的。

转场拥有兄弟,但是满是伤痕,真假真的重要吗?

眨眼之间,昔日少年又是权倾天下的谋臣。可是陪在他身边的人只剩下梦中人。昔日戏言身后事,如今竟然一一应验。你说我和你是兄弟,可是你做了什么,你杀了他,明明说好了护住的啊!什么都变了,你说变与没变只一字之差,你我做出的牺牲又算什么,若是还在昔日,你会不会喜欢那么一丝,存在的感情无法挽回,我入的太深了,或许我该离开了。我不后悔认识你,但是若是一切留在了那时候便是最好。

回忆

我明白我与他的感情,可是我无法回答你与我之间的感情。若是可以再来一次,可命运注定你我只有陌路,(兄弟的原由)初识:在他刚失去了父亲时,迷茫的他走在了路上遇见了他们,他们是青梅竹马的亲兄弟,而他只是一个失去了唯一爱自己的亲人可怜人。可是便因为这一摔倒,他们与他相识了。后来酒宴之探讨他们之间的志向(这里简单说一文臣一武臣一逍遥人)之后关系越来越好他们有的时候一起练武,一起戏耍玩乐,那是很快乐的一段时光。

那是非常快乐的时光,快乐到如今根本无法想象当时我和他们有多亲昵

那我们又是何时何地变成这样?

这些感情如何从好友之间的感情变成了至死都不再相见

我很喜欢和他们相处,因为他们总是很默契,知道对方的感受,完完全全不会出现尴尬的时候,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俩个之间也会出现分歧。

但当我发觉的时候这一切都无法改变,我尝试去劝解他们。可是最终的结果都是让他们关系越来越剧烈焦灼。

直到弟弟出现在我的身边,他说他喜欢着我。可是我却不明白这是什么,他说不明白最好,这样最后留在你身边的人就是我了。

我不明白什么喜欢,但是我也注意到我的感情太过淡漠,甚至无法去表现出自己对一个人该有的关怀。

可偏偏这一幕被他哥哥亲眼目睹,他的哥哥第一次露出那样怒气可是又有点悲哀的神情。

就算我感觉不到喜欢是什么也意识到不对劲,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为了向我说出喜欢?

或许我明白自己被算计了,但是我却没有伸手挽留,因为我明白自己手里权利越来越大也让人心变了。

我怎么会不明白弟弟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你活着,他的眼里虽然有对我的喜欢可是更多的是想要保护你的决心。

我怎么会看不透,只是这样的你不会被扯进来,好好做你的武将。

可是真的这样做了以后我居然不忍心了起来,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是他们不容许我没有一丝弱点。

与其一直僵持不下,不如让那些人看到这件事情。

我和他之间连假戏都算不上,他喜欢我可是心里却想着如何护住哥哥的性命,而他只是一个闲散人。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与哥哥有了矛盾,我怎么会看不破,可是亲耳听见的那一刻我真真实实的愣住了。

他与我达成协议,说让我成为你的弱点。他明白其中的危险,我最为清楚。

我更明白这一切让那些人相信有点难,计划了一场戏,可是我没想过他真的这样做了,不止让那些人相信了,也让他的哥哥对他对我都死了心。

至于那场戏嗯……………………就是一场宴会邀请了基本上所有的大臣还有亲眷,而我救了他至于过程那啥我怕过不了,就简写了。

我注意到这场宴会就是为了针对我,所以我将计就计,我看着他们在酒中下东西,将其换成了普通的酒,原本是想让我在众人面前献丑,但是没想到的是我已经安排好去见他。

他在那里等我,我便从宴席抽身去找了他。

我与他谈着接下来该如何走的时候,却看见他们过来了。他拉着我赶紧离开,闯进了一个房子里面,没有想到的是里面有迷药,我没有任何感觉但他却越来越难受,我意识到不对劲,便立马带他离开,我吩咐暗影给他们点惩罚。带着他离开,但是他越来越热,吵着要喝水,那双平时亲撤的双眸逐渐染上山间飘渺白雾,嘴唇也因为他紧紧啃咬而染上绯红色的烟霞。

我赶紧为他找来了水,打算喂他喝下,不知是他喝的太急还是水没拿稳,水顺着他脖子一直往衣服上漏去打湿了他的外衫,那双眸也因为喝不到多少水而产生焦急,我急忙帮他倒,但是他因为热开始撕扯自己衣领,或许是觉得还不够舒服,打算解开自己的腰封,我急忙阻止,他眨着眼睛说难受,好热,为什么这么难受?说完又过来摸我→_→不能再写了<(ToT)>。

就在我与他如此靠近的喂了他解药的时候,他的哥哥看见了这一幕。

我不会去解释,这一点他比任何人清楚,我想要的我会去得到他也明白。

他看懂了我的决定,所以他在那之后选择了逃避。

我和他弟弟在一起的时候便不会在看到他了。

直到我受了重伤,那时你和弟弟和解了。

可是短暂的美好,正映照了死亡的悲剧。但是在那之前可以尽情享受属于我们的感情,哪怕注定陌路。

结局是弟弟死了,哥哥镇山河无恙,我权倾天下

最后其实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了,因为哥哥选择淡忘感情,负起责任,在他的心里责任已经比感情来的重要。

故事中的我在那个时代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权利和牺牲,但是这在他决定舍弃的时候就注定了陌路通行,或许下一个你我会迎来新的一生,也足够。

弟弟这个人其实怎么说呢,对哥哥的尊敬与爱慕已经超过了常人,但是又止于常人,从不外露。他也很聪明,明白什么叫自保,但是他也看的出来哥哥喜欢上不该喜欢上的人。自己接触之后自己也喜欢上了,如果没有破事他应该也希望哥哥可以追求自我。可是偏偏不如人所愿,他更明白哥哥就算不喜欢上我,也能得到更好。

笑死我了,没错瞎玩

断篇日记

只挑关键了,煙就是胭脂。可能有无法接受的剧情慎入。

xxxx x月4

今天我依旧执行着日常的任务,如果不是这边的待遇比其他公司的待遇要来的好,我也不愿意在这里长留毕竟这里大多都是机器人陪我交流,通讯亦是机器,使我感到孤独的同时我也日渐不喜与人交流,在这执行任务的同时,我也深切地明白着,我时刻都在被监视,我永远都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因为我知道了这的很多秘密。

xxxx x月6

昨日公司带来了一个棺椁,棺椁中放着一个人。不不不,这应该不算是人,穿着一身血染落纱渐变色的衣服,眼角丹蔻带着美轮美奂的泪珠,嘴角轻抿,唇色嫩滑而清淡,手指细长,身若凝脂,发间带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简直是一个让人望着看了一眼就会永远想要珍藏的宝物,可是这却是一个已经死去千年的尸体。或许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个人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死去千年的人,毕竟这个人跟活人一样,仿佛只是睡着了,像一个乖巧的人偶。我对着这个尸体第一次产生了想法,我想要占有他

xxxx x月7

我深知产生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可是我的内心越来越无法抑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仿佛罂粟,只要看了一眼便会上瘾,我看着机器人将那个人褪去衣物,除去发饰。我看到那人身上的纹身,只一眼我就差点抑制不住想要拥有他的想法,那是一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纹身,你感觉到那个纹身在那人躯体轻微游动,却好似没有变化。纹身鳞片反射出来的光线足以灼伤我的视线所及之处,我强迫自己不去关注接下来的机器人的动作,可是我的心止不住的望向他,关注着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只见机器轻抚过他的身体,抱起他走向实验室,放在台上为他插上管道,放入实验区的培养皿里。

xxxx x月8

今天是我第一次关于他的实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产生了犹豫,我不应该这么做,可是我的任务是对这里人进行实验,我清楚明白我的命不属于我自己,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命都不属于自己,更何况他,我看见这些药物注射进这人身体,纵然这是一具尸体,你也不得不为其惊艳。这药是公司进期研制出来,用于人体实验。是的,表面上这药研究是为了服务人群,实际上是为了让那些获取权益的人获得不老不死的研究。这些研究遍布血腥,依靠着医院隐藏这些研究,不会让人群怀疑。那些医疗器械也是如此,令人窒息的是这些药物制剂最后都是通过人类身体销毁。我不应该记录这些事情,可是我希望有人能够看见这些,暴露出这些血腥。平常的我不该如此,只因是那个人的存在,让我产生了这种想法。

xxxx x月9

今天那个人被公司赋予了称呼,煙yān,我知道这个称呼因为这个人仿佛罂粟一般会让人上瘾。以后我就称他为煙。煙还是如往常一样在培养皿里,药物注射进去仿佛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我很清楚这药输入其他的人或活物都会痛不欲生,我不经好奇,煙前年前经历过了什么,才能被如此保留下来,千年前便有这般药物,能够将人保存至此,又受了多少苦楚。

xxxx x月15

公司将我调离煙的身边,今天公司的人会对煙进行解刨,提取血液器官。我不想离去,因为我心慕煙吗?不,我不觉得我会爱慕上一个尸体,我这样只是因为煙是我的啊!我怎么会允许除了我之外的人去碰他,我想要他只属于我,不会是别人的。我就这样看着他们做完了解剖缝合的过程,而我藏在阴暗处,用尽所有的目光看向他。做完之前,我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岗位,等待煙的归来。

xxxx x月20

今天一如既往的工作,但是我多了一份注意在煙的身上,此时此刻的煙遍布着解剖留下的痕迹,没有原来那样完美的躯体,可是我的目光越来越无法离开他,仿佛这样的他才是属于我的。我的目光凝视着他的眉眼唇,真想触碰啊!我止不住的想,若是他不是尸体该多好,我能亲眼看着他在里面挣扎,疼痛难忍。这样的他比原来完美的他更加吸引我啊!

xxxx x月1

今天的实验过程中,我看到煙动了,煙的眼睛张开了。那是一双琉璃灰色空洞的眼睛,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个人活了过来,可是只一瞬间,又毫无痕迹。为此我仔细的检查了煙的脑电波。发现已经之前毫无波澜的脑电波竟然开始跳动,虽然微若,但是我还是注意到了。我知道这个尸体活了过来,难道说这个药物真的可以复活人吗?还是说煙只是沉睡了,到了该苏醒的时间。我不清楚,最近公司又开始研发新型药物,应用在克隆的技术上。看看能否改变克隆基因的缺陷。

xxxx x月4

今天,我发现煙身体上的纹身仿佛活了过来,我看到了红色的锦鲤在这具满身伤痕累累的伤口上游荡,仿佛是在修复这具身体。可是我深切的明白这伤口在这些药物注射下是不会有丝毫修复,这些药物只会让身体越加崩溃。但是煙的躯体和常人不同,虽然一样会伤害到,但是身体会开始一点点的修复,只要停止使用药物就可以。我决定寻找机会将这些药物换成另一种药物。

xxxx x月7

我开始将药物换掉,因为我发现煙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开始移动身体,我比任何人都明白我瞒不过机器人和一直处在身边的监控,可是我也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些事情,我不明白我也不想知道,可是我希望煙的醒来,这样他就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自己了。

xxxx x月8

今天我看见煙醒来了,那双烟灰琉璃的眼睛张开了,我明白这个人是醒来了,我不想知道是因为药物还是其他的原因导致的醒来。我的心中只有那个自私自利的想法,我想要拥有这个人,哪怕这不是我能得到的。我看见公司送来了新型药物要求我进行注射,查看药物效果如何。并将实验报告上交。我选择注射药物,我清楚得知道我公然违背会导致我不能参与任何与煙有关的试验。这个药物与最新的克隆基因有关,是血红色的液体,除此之外我不能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xxxx x月7

药物已经注射了好一段时间,我无法更换药物注射。我已经开始被机器限制出行,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煙了,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实验区开始严禁进入。我决定寻找办法进入实验区室,查看发生了什么。

xxxx x月9

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日记,因为实验区发生了泄露,好多血红植物从地上冒了出来,我赶紧跑往了煙的培养皿区,看见许许多多培养皿破碎,液体药物都流了出来。很多实验对象逃离,系统发出了警报。我去往煙所在区域时,被物品撞伤,那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来应是报应。咳咳,我将煙从培养皿里放了出来,这时候我看见他琉璃的眼睛冒着红色的光,我意识到那个药比之前所见还要恐怖,但是煙并没有任何爆发举动,在听到我呼喊他的名字时,他显得十分乖巧。于是我将煙放了出来,我明白自己背叛了人类。当我望向他时,我便明白,他不会再属于我。因为他的眼睛里边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星光,我突然觉得让他记得我便好,这个不属于我的光终是属于别人的。噗(吐血中)……我喜欢你啊!煙!!这是我未曾吐露的话语,因为我清楚他值得更好的,我用绷带给煙裹好,将他带到了安全的区域,笑着对他说:替我好好活着,煙!你这条命是我用尽所有力气换的!我望向他一如继往的眼睛,将他赶离这里。我原路返回,回到这里记录下这些是为了留下讯息。从这里出门走左边通道,直行至培养皿区,沿着血迹斑斑的路前行,至备用机械发电处,那里有(污染)可以毁灭(                  全是污染的字迹不可见                         )

(´;︵;`)没文了所以有太太开新坑吗?

在想如果胭脂穿到灵笼的世界,不老不死,容颜永驻。

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实验,所以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因为试验意外泄露,从而逃脱。身上遍布绑带,伤口淋漓滴血,但仿佛没有了痛觉,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的胭脂在那个遍布玛娜生态的地方到处游离,不明白怪物为何不伤害自己,意外之下胭脂救了人,但是那个人把他当做了怪物,只想逃离。胭脂这才明白自己与这些人不一样,胭脂身上的伤口愈合的比寻常人快,但是他的血会吸引方圆百里噬极兽,甚至是君王级别的噬极兽。胭脂吸入腥红素后眼睛会变得血色浓染,一瞬之间失去理智,但是只是刚刚开始的时候会,后面自制力变强,就不会显现。还有胭脂因为绑带在身上习惯了,觉得这样保护了自己,便一直遮掩,胭脂无意之间发现自己眼睛变红后,看见旧时代面具能够遮住这双眼睛,便随意挑选了一个,自己没有在意那个面具之上的图案正如星尘一样发出闪烁之光,有了第一次救人经历的胭脂自然不会在随意救人,但是有一次无意之间发现一群正在获取资源的人类,他们招来了君王级别的噬极兽,不清楚自身的胭脂再一次出现救了他们

害,有没有太太写坑| ू•ૅω•́)ᵎᵎᵎ

有人写,戳戳我,嘤嘤嘤嘤嘤嘤!!!


有太太想写这个坑吗?

小芙去了生化危机或者行尸走肉.面对丧尸横行,如何自闭自保,有太太想写,请戳我一下(ノ)゚Д゚(ヽ) 

我想是不是太丧心病狂了一点?( ´^ω^`)

所以我想太太们可以把之前位面的人带进去陪胭脂

这样胭脂就不会孤单了(โ◑ヮ◐ใ)

害,个人番外现在还只有卑微字数

关于我的坑,我→_→尽量快点码字,可是我手机坏了。至今为止这字数有减无加…

孩子哭了,我想码字手机出问题了

水灵感

下雨了,好突然啊!我没有准备雨伞

所以╮(╯_╰)╭我决定码字

绵绵细雨,雾蒙蒙,恍惚现其人。

追影去,徒剩空,忆往昔付灰烬。

山巅之上,云雾缭绕,血色瑰丽

茫茫夜色,雨滴零落,冰冷刺骨